女贝网

sp文疼爱

时间:2018-07-24 22:49:30

“思念是一种~很玄的东西~如影~随行~”
 
我和涛的这次小别已经有一段时日了,文涛坐阵在上海刚刚成立的分公司,已经出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,每晚的电话或是视频聊天成了慰藉我们相思之苦的唯一寄托,虽然远隔千里,可在电话里听见他暖心的安慰却也觉得距离也是一种美~身边空空的,心里却满满的!
 
日子过得平淡而自然,这天跟往常一样拖着一身的疲倦下班回到家,煮了一壶咖啡赖在沙发上,边喝咖啡边看着电视,可能是连日的工作有些疲惫,也可能是电视的无聊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,看着看着就躺在沙发里睡着了……
 
“因为爱情……不会轻易悲伤……”忽然电话铃声伴随着嗡嗡的震动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~!我揉揉眼睛,拿起电话,屏幕上涛的相片一闪一闪,嘿嘿心里顿时暖暖的~指尖轻轻滑过触屏……“喂~”涛充满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~
 
简单的嘘寒问暖过后我俩的对话开始甜腻起来~
 
“涛,我好想你啊!到底什么时候你才回来啊?你出差都快两个月了!”我像个初恋的小女生,带着点吃醋的口吻。
 
“我知道,等过阵子这边工作走上正轨,我就回北京总部了,我知道妞儿(我最喜欢涛用这种地道的北京方言称呼我)想我~我这不也天天惦记你吗?”
 
“你总说过阵子,过阵子是多久啊?都过去两个月了,还没把工作安排好啊?这工作能力也太差了,要不要我去亲自指导啊?”我撒着娇又假装一本正经的玩笑道。
 
“呵呵~你个小丫头片子来指导什么啊?再有一两个星期差不多了,你就乖乖在家等我,别给我添乱我就知足啦。等回去休几天假好好陪陪你,行不行啊我的妞儿?”
 
“这还差不多”我满意的说道。
 
又跟涛贫了几句,挂断了电话。我起来又抿了口咖啡,已经凉透了~哎……一个人在家的日子真是无聊啊……
 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,上班,回家,两点一线平平淡淡没什么特别。又过了一个月的光景,上海分公司的工作还是没什么起色。这天是周日,晚上,涛在电话里说可能回北京的日期要错后了。哎……我只能是理解理解支持支持,不然还能怎样?我一个公司的行政小文员,也没有出差去找他的机会啊~!
 
“诶?!对啊,我可以去找他啊!”我忽然灵机一动,便给涛拨通了电话。
 
“喂,文涛,你能不能给总部这边安排下,让我出差去找你吧?您一个“大管家”这点事儿应该不难吧?”我上来先将他一军。
 
“什嘛???”涛好像十分惊讶!
 
“呵呵……你呀,竟给我出难题,你个行政文员出差干什么?你过来记考勤?收发文件?还是给我端茶倒水、熨衣服打领带啊?乖乖上你的班儿,等这里忙的差不多了我就回去了。”
 
“你哪天不是这么说的?一个月的时候说快回来了,两个月的时候还是快回来了,这都三个月了,还是这个样子?不是有人投怀送抱的让你不想回来吧?”我嗲嗲的说。
 
“什嘛?????我除了睡觉、除了给你打电话,就是在办公室里忙,在会议室里开会,还投怀送抱,谁给我投怀送抱啊?你想象力还真丰富!”显然我的话让他急着分辨。
 
“那为什么不让我去?我怎么就不能去找你?行,你说公司不能安排出差是吧?我休年假,自己去找你这回行了吧?”我赌气说道。
 
“不行!你别无理取闹,公司有公司的安排,刚设立的分公司开发上海市场,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发展规划,当然要一切妥当我才能回北京,不然我也不放心啊~!”
 
“你别给我说什么公司公司的,我就是给你打工的,我听不懂你们的发展啊规划啊,把我一个人扔家里三个多月了,你就放心啊?谁无理取闹了?明天我就休假,我就买机票,订酒店。不让我去你就是心虚!”我越发蛮横起来~
 
“我知道你一个人无聊,我每天多打几个电话向你汇报好不好?乖,这边工作开展的不顺利我也闹心。我比你着急!”涛被我气得哭笑不得,只能说些好听的哄我。
 
可我依旧不依不饶,“别想几句好话打发我,我已经打定主意了,明天我就找人事部给我安排休假,哼!”
 
“雪晴!我的话你还听不听?”涛的声音180度大转弯的严肃起来。
 
我的心里紧紧地一揪,我听得出涛的话外之音。
 
“你,你欺负人,我就是要去找你~!”说完这句我忿忿的挂断了电话。
 
“滴滴”手机一亮,文涛发来一则微信。“我也很想你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我可以原谅你耍耍小脾气,但如果你继续无理取闹我不会原谅你。你要休假、我管不了,但就算你来上海,我也陪不了你。好自为之,任性的后果自负~!”
 
我怎么就无理取闹了?我没好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就去冲澡了……一夜无话,第二天,我赌气没有给文涛打电话,当然也没接到文涛的电话,他在我面前永远是这么高傲!两天……三天……我们依旧没有通电话,陷入了冷战……
 
我终于还是递交的休年假的申请,我上午申请的,下午人事部的人就通知我,不批!说是现在工作岗位缺人手,全员不准休年假。我简直被气晕了,这叫我充分的体会到什么叫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 
行,不批年假,我请病假行了吧?请病假我们部门“老大”就能批,我请了三天病假,再加上周末两天,一共五天,也差不多了,本来上海也没什么可玩儿的,于是订好了周五晚上5点飞往上海的航班。
 
周四下班前我安排好工作的事,就早早回家了。第二天一大早我刚睁眼,看看表不到八点,迫不及待的给文涛拨通了电话。
 
“喂,小丫头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?”涛的声音依旧那么高傲,却透着大哥哥哄小妹妹的语气~像是哄逗又像是挑衅。
 
想着马上就能见到涛了,我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。“是啊,我好女不跟你计较,我让着你,晚上5点的飞机,你去虹桥机场接我啊~!嘿嘿惊喜吧?”我边说边笑着……
 
“就是任性不听话是吧?我在微信里怎么说的?来了我也不见!”涛的语气里充满了严肃的威慑力……
 
“你不接我,我就一直在机场等你~!”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!
 
过了一分钟,涛把电话又打了过来……“几点的飞机?”涛淡淡的问。
 
“五点十分起飞,两个小时左右到达吧~我……”
 
“行我知道了!”涛不等我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我心中窃喜,心想,还是妥协了吧?
 
我拽出旅行箱,开始往里塞衣服,一边收拾一边猜想着文涛看见我的表情,脸上泛着浅浅的微笑,心里美滋滋的。
 
下午三点半我就到了机场,有点小激动到早了,于是买了杯咖啡塞上耳机,听着歌打发时间候机。
 
“因为爱情~不再……”忽然手机响了,我掏出手机一看,是文涛,看看表四点了,一定是问我登机了没有?嘿嘿,我接通了电话“喂~”
 
“喂,雪晴,到机场了吗?”
 
“恩,我已经到机场了。”
 
“国航的航班吗?在T3?”
 
“是啊,T3、国内出发。”
 
“恩,带了多少行李啊?用不用找人帮你拿啊?”
 
“就我自己,谁帮我拿啊?你别误了接我就行了,呵呵……”
 
“我帮你拿啊~!”
 
“开什么玩笑。下了飞机你帮我拿还差不多”
 
“回头儿看看!宝贝儿~”
 
我心里一惊,随着背后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回头看去。
 
“啊?”我嘴巴张大的可以塞进一个鸡蛋。
 
“你~!!!你……你怎么回来了”涛的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,拿着电话看着我,我第一时间傻在原地……
 
涛看着我惊讶的表情,脸上却露出淡淡的微笑,“傻了吧小丫头?不是想我了吗?”文涛边说边伸开双手,朝我走过来,我也终于回过神儿来,加紧了脚步,和涛抱在了一起。
 
呵呵……虽说都是二十几奔三十岁的人了,可这仿佛电视剧版本的小惊喜还是着实让我感动啊……
 
小寒暄了一番后,涛赶紧拉着我去把机票给退了,虽然小小的损失了点儿但比起这小别重聚的幸福倒也不算什么~
 
离开机场,涛拉着我先回家扔下箱子,开上车,然后我们去吃了老北京的铜锅涮,他说在上海天天想吃这个,呵呵然后又去酒仙桥的颐堤港购物一番,给我买了两条裙子三双鞋,啊~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我简直有点陶醉了……虽然没穿高跟鞋,但逛了两三个小时,我也有点吃不消了,最后买了一个大大的轻乳酪回家慢慢享受去喽。
 
回到家我们两个冲了澡,换了衣服,涛疲惫的躺在沙发上,我喝着刚煮好的咖啡靠在他身边看着电视。涛摸着我湿漉漉的头发说:“今天高兴吗?这回不怨我不回来陪你了吧?”
 
我点点头,“当然高兴了~!”轻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像个撒娇邀宠的小女孩儿。
 
“可是我不高兴,我好累啊。我们家雪晴任性不听话,非要折腾的我身心俱疲。飞了一千多公里,又开车跑了半圈四环,还逛了三个小时商场,你说我累不累??”
 
“你自找的~!”我仰着下巴不屑的说。(嘴硬是我硬伤)
 
“对了,我不是说去找你吗?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?”我呆呆的看着涛的眼睛,傻乎乎的问他。
 
“你说我怎么跑回来了?早上接到你的电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好说歹说你就是油盐不进,哄着你就蹬鼻子上脸,不哄着你,你比我还倔!不让休假,你就给我装病请病假,你本事还真是不小。我不回来怎么办?还真等着你飞过去找我胡闹啊?我还告诉你,别看我回来了,回来就是“收拾”你来的~!不是请病假吗?行,这几天你就好好给我在家养着吧,看我怎么收拾你~!”他这话说得不紧不慢,不痛不痒;责备中透着暖暖的温柔。我虽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,但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和不安。说着他用手指在我的脑门上一戳,起身把我压在身下,一阵暖流开始在我的身上蔓延开来,我开始轻轻的娇喘,涛也不能自抑的在我身上摩挲着,爱抚着……一阵痛快淋漓的翻云覆雨过后我俩像团棉花般软的没有一丝力气~涛把我抱到床上,就这么腻腻的搂着他甜甜的睡去~一夜无梦,睡得香甜……
 
“啊~!”我伸着懒腰打着哈欠,这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9点多了~睡的好爽啊~!我翻身去搂文涛,床上却是空空的。
 
“涛~涛~”没人应声,我起床在屋里转了一圈,还真是没人,餐桌上摆着昨天买的轻乳酪蛋糕,旁边的保温锅里是涛给我熬好的皮蛋粥,还有一张字条:“蛋糕我早上就从冰箱里拿出来了,吃起来不会太凉。我去公司办点事,晚归。另:上周日的微信还记得吗?希望你今天好好反省一下了!涛”
 
上周日~上周日的微信,我迅速的在脑海里拼凑记忆,赶紧翻出手机一页一页的翻看,找到了!——“我也很想你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我可以原谅你耍耍小脾气,但如果你继续无理取闹我不会原谅你。你要休假、我管不了,但就算你来上海,我也陪不了你。好自为之,任性的后果自负~!”
 
完了完了,涛这是要秋后算账啊~!我还哪里有心思吃早餐啊,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:怎么办?怎么办啊?我赶紧给涛拨通了电话想认个错,说几句软话儿,“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~”老天爷真不给面子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不在服务区,又拨了几遍都是同样的声音。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我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办法,嘿嘿,今天是周末,我就说回家看我父母去,然后晚点回来,涛肯定就不……,能躲一天是一天嘛~!对,就这么办。午后我又一次拨通了文涛的电话,这次居然通了。
 
“喂。睡醒啦?”涛问道。
 
“你旁边没人啊?敢这么问我?刚才打电话怎么一直不在服务区啊?”
 
“我在办公室,没人。昨晚上太累了,忘了充电,刚才充电来的,才开机,小丫头来认错啦?”涛还真是了解我。
 
“恩~恩~别生我气啦,我知道你辛苦,可我也是一时想你才会任性的,
 
刚我爸来电话说让我回家过周末,我可能晚上不能等你了~”我没底气的说道。
 
“哦~!你爸来电话,如果昨天我没回来的话,你不是周末应该在上海吗?你爸准备把你从上海叫回来过周末吗?回去给我看你爸给你打电话的通话记录。”涛的语气里透着阴森的质问。
 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没跟……我爸妈~说……去上海”我结结巴巴的一句话也答不上来,举着电话愣住了。
 
“编,我到家之前你最好能编好你的理由。还有,我明天一早的机票回上海,晚上你在不在家自己看着办,还是那句话,你好自为之!”嘟……嘟……电话挂断了~!
 
我拙略的演技一秒钟就被涛识破了,这下我傻眼了~!真的躲不过去了,不仅如此,我还嫌涛不够生气,刚刚又给他添了把干柴,让他的“怒火”更旺了~!
 
我呆呆的看着墙上的挂表,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,这简直就是上刑场前的煎熬啊……
 
不知不觉耳边忽然想起了哗啦啦钥匙开门的声音。我的心咯噔一下,我一看表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,是涛回来了。紧张恐怖的空气向我扑面袭来~!
 
我赶紧跑过去给涛开门,低着头接过涛手里包。又赶紧蹲下给他换拖鞋,站起来又给他解领带,那个殷勤劲儿就别提了。涛却呵呵的笑着拿我打趣:“嘿,今儿怎么这么乖啊?太阳打西边出来啦?昨天还天不怕地不怕跟我较劲拖着行李要飞上海呢,今天这是怎么啦?”
 
“我~我不是惹您生气了吗?反省了一天了……”我边说边偷偷的看着涛,递了杯水给他。
 
“反省了一天?好,过来给我说说怎么反省的?”涛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说道。
 
“主人,我……我……”我刚要开口。
 
“跪下!”涛严厉的呵斥,打断了我的话。“谁教你这么没规矩的?嘴上叫着主人,心里有没有真当我是你主人?就这么站着跟我说话吗?”涛的话字字句句透着咄咄逼人,让人不寒而栗,我顿时膝盖一软,扑通一声跪在涛的面前,低着头不敢再开口。
 
“手机呢?先去把你手机拿来!”涛冷冰冰的说道。
 
我刚要起身去那茶几上的手机,“不准起来,跪着过去~!”就这一句让我心里侥幸讨饶的防线开始决堤……我知道,今天涛不会轻饶了我,不论是我任性不听他的话,还是骗他为躲过一劫。都是他不可能原谅和宽恕的。我跪着一点一点挪到茶几旁,拿了手机又一点一点的挪回到涛的面前,来回短短几米的距离,膝盖已经生疼了。
 
“和你爸的通话记录呢?给我找出来!”涛明明知道我找不出来却指着手机让我找。
 
“没有是不是?”涛冷冷的说。我低着头害怕极了,没有目的的滑动这手机上聊天记录。。。没有开口。
 
“有没有?”涛大声的嚷道。
 
我被他突然提高的分贝吓了一跳。“没,没有”我几乎是哆嗦着说出来这两个字。
 
“好,周日我发的微信呢?给我找出来!”
 
我打开微信,点开和涛的对话,找到了那条微信。
 
“念!”涛指着手机甩给我一个字。
 
“我也很想你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我可以原谅你耍耍小脾气,但如果你继续无理取闹我不会原谅你。你要休假、我管不了,但就算你来上海,我也陪不了你。好自为之,任性的后果自负~!”我小声的嘟囔着,念得没有一点语气。
 
“还要我再说什么吗?”涛用一根手指拖着我的下巴,抬起我的头。死死的瞪着我。
 
我摇摇头,望着他的双眼,仿佛被电到了一般,想躲开他那摄人心魄的眼神,却发觉自己早已无处可躲。
 
“进屋!我可没让你起来~”涛从沙发上起身,向卧室走去,只冷冷的甩给我这样一句。
 
我自然不敢站起来,依旧跪着一点一点从客厅挪到卧室里,这近在咫尺的距离我感觉足足跪着“走”了五分钟。回手关上房门,跪在卧室的门口,涛就坐在床尾。床上扔了一堆我熟悉又害怕的各色工具。绳子,皮带,藤条,戒尺,夹子,马尾鞭…………。天啊!涛这是要干什么?看着这些东西吓就把我吓个半死了~!
 
“主人,我……”我迫不及待的想求饶,想给自己开脱,想求涛不要下手太重。可我刚开口就被涛打断了:“闭嘴,进了这屋门,你已经没必要再解释了!昨天我接完你电话就跑到机场,飞了两个小时,赶回北京,哄着你玩了一天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恕了!现在是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的时候了~!我早就说了后果自负。你不是不听吗?你不是不怕吗?跟我耍性子、闹冷战、请病假、还要陪父母,你这谎话说的还真是不眨眼不心跳啊,你还当不当我是你主人?在你心里我还有没有地位?平时对你的好倒成了你任性耍脾气的资本了?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主人的话以后该怎么听!”涛说着从床上站起来。
 
“起来,把衣服脱光,垫个枕头给我趴床上去~!主人命令着。
 
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,按着主人的吩咐,将枕头垫在肚子下面,屁股撅的高高趴在床上,等待着一场严厉的惩罚。
 
“啪~!”涛顺手抄起戒尺开始在我的屁股上呼啸起来。“1~2~3~~4~~~5~~~6……”我咬着嘴唇,伴随着戒尺在他手上的挥舞,一下一下的数着……
 
“啊~!28~29~30!啊!”戒尺依旧不紧不慢的一下接着一下落在我的屁股上,开始的疼痛已经变得微热、发麻。我疼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:“主人,主人~!别打了~别打了~”我不敢乱动,只得开口求涛。涛虽然没有比先前加力可也没有停手,一下接着一下,我开始呻吟。
 
“41~42~涛~好疼啊!别打了,涛~”我叫了起来。我能清楚的感觉到,尺子平行的一下挨着一下落在屁股上,疼,好疼~
 
“啪~!”涛一边重重落下,一边说道:“叫主人~!”
 
“……48……49!主人,别打了~!主人!”
 
“50~”
 
涛终于停手了,整整五十下,天啊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过来的。麻麻的胀痛一波一波的在臀缝上席卷而来~!我猜屁股上一定一道檩子挨着一道檩子肿的不行,却不敢伸手去摸。
 
涛伸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一般。我却疼的想哭。他拎着我的一只胳膊把我从床上拽起来,拉过笔记本旁边的转椅,让我坐下。用绳子把我一顿五花大绑,双手交叉在椅背后,已经动弹不得。
 
“把腿分开~!”涛命令道。然后又把我两腿分开搭在两边的扶手上绑了个结结实实。这……这姿势简直让我无地自容。上身、下体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,我觉得自己的脸红的肯定像个紫茄子~!
 
“主人~!主人干什么啊~?不要啊!”我乱叫道。
 
“还敢问我干什么?看来还是不疼!”说着涛捡起木夹子,一个一个夹在我的胸前,一边大概夹了七八个之多,最后两个夹在了乳头上~!顿时就觉得像有无数只小怪兽在我的胸上撕咬着~!疼痛难忍。涛抄起皮带看着我严厉的说:“疼也给我忍着,不准叫~!不用报数,听见没?”
 
我吓得哆哆嗦嗦的点点头。
 
“啪~!”皮带重重的落在我左侧大腿的内侧~!
 
“啊~!”天啊这疼痛比抽在屁股上要疼上百倍。接着是右侧,涛挥舞着皮带在我的大腿内侧左右开弓。不到十下腿上已经殷红一片。又抽了大概十几下,我看着自己腿上的肉开始微微的发颤,红肿的面积也越来越大。疼痛在我的大腿上慢慢延伸着~!涛的抽打很有节奏,他不快不慢,每一下的疼痛渐渐在腿上散去他才落下下一记。让这钻心的疼此起彼伏的在我的腿间席卷呼啸,不容我有丝毫的喘息。我清晰的看着皮带在腿上掀起的肉浪。羞愧、疼痛、委屈种种情绪汇聚在心里,泪水一下涌出眼眶~!我哭了……涛的手也停了……
 
双腿已经青紫一片,我看着涛,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~!心里满是对他的歉疚!我真的不该这么任性的气他。不该不听他的话。他已经够累了~!
 
涛给我松绑,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。
 
“疼吗?”涛的语气明显温柔了很多……
 
“疼~!”涛的温柔让我又一次哭了出来……
 
“是不是知道自己错了小丫头?”涛虽然语气变轻了,但眼神里透出的严厉还是那么让人震撼。我猜他一定看的出,我这眼泪不单单是疼,也带着羞愧和悔恨。所以他才会这么问。因为我们彼此太了解了……
 
我点点头,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~
 
涛却趁我不注意一伸手从我胸前扯下一个夹子来~“啊~!”我疼得浑身一颤叫了起来。(真TM疼,他是捏着夹子尾巴生生从我肉上拽下来的)这一疼,把我从胸前的一片小怪兽唤醒了一般~一阵紧似一阵的又开始撕咬着我的肉。
 
“既然知道错了,知道以后该听话了,那我现在就看看你学乖了没有?起来,跪下,照我做的,自己把胸前的夹子都拽下来!什么时候拽完了,什么时候起来。”涛说完一屁股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着我。
 
“什么???这简直是……简直是闻所未闻啊,自己拽下来,这怎么下得去手啊,还不得疼死我啊”我心中暗想,嘴上却没敢说。我从转椅上站起来,跪在涛的面前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胸前的夹子,意思是不想自己动手。涛立刻严肃起来,“还是不听话是不是?床上扔着我没用的工具还多着呢,是不是要都试一遍?”
 
听涛这么一说,屁股上,腿上的疼痛立马叫嚣起来,我还哪里敢有半秒耽搁?赶紧伸手去拽。可夹子怎么也不肯乖乖就范,它咬着我的肉就是不肯离开,越拽越疼,越拉越揪心。我一闭眼一狠心,手上一用力~!“啊~”终于拽掉了一个。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疼死我了……夹子一个一个被我扯了下来,胸前留下一个又一个蝴蝶般紫红的印记,我也越来越恨自己的任性,当然也有些怨涛的无情。我边拽着夹子,身体边瑟瑟的发抖。眼泪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……眼看就剩下乳头上的最后两个了~涛开口了:“这两个我来。”我放下手,看着他,等待着最后的疼痛。涛没有去拽,却轻轻的把夹子给我松开了……我瞬间瘫软了。涛一把抱起我,搂的紧紧的。
 
我在他怀里哭了好一会儿,他帮我擦干眼泪,像个大哥哥一样抚摸着我的头。轻轻的说“好好听话宝贝儿,以后别这么任性为难我,打你真的让我好心疼~”
 
……
 
“恩恩~我听话~”
 
……
 
第二天,我睁开眼看见涛还酣酣的睡着。我想起来去给涛做早餐,便轻轻的挪开他搂着我的胳膊,不想,这一动,涛也醒了。“去干嘛啊宝贝儿?”涛打着哈欠问我。
 
“你不是今早的飞机吗?几点啊?我去给你做早餐。”
 
“呵呵……傻丫头,都回来了,好好陪你几天,什么飞机啊……逗你呢~”
 
“啊???”我张着大嘴瞪着他。
 
“啊什么啊?”涛一把搂过我,耳边泛起了他暖暖的鼻息……我的心仿佛融化般陷入了他的温柔里……
sp文疼爱

猜你喜欢